区块链落地场景悄然浮出水面 将怎么样影响平时生活

时间:2021-07-17 23:00编辑:未知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王阳、陈宇轩、朱涵

近期,互联网作家陈虹焱的写作习惯发生了一个变化:每完成一部分文稿的创作,除去保存作品内容,她还会将文稿信息上传至一条看不见、摸不着的数据链中,为我们的无形产权加一把“锁”。这条“司法区块链”的技术平台,是由杭州网络法院搭建的。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被公众“常常在谈论一直听不懂”的区块链技术,已经悄然在司法存证、政务管理、民生服务、食品溯源、提供链管理等场景中落地。与此同时,数据互联互通协调难等瓶颈问题,也在竞价应用中凸现。

写作、网上购物、开发票……区块链技术正走进平时生活

“公开透明”“不可篡改”“不可删除”等特质,使区块链技术在司法存证、产品溯源等范围体现出广阔的应用空间。

“只须把文稿上传,系统就会自动生成一组数据:这个只有3KB大小、被叫做哈希值的密码数值,是文稿唯一的电子身份证。有了这个电子身份证,我的作品就有了被法院认同的证明书,就不怕侵权纠纷了。”陈虹焱说。

杭州民黄先生近期刚购买了一罐进口奶粉。收货后,他发现奶粉罐上有一个小小的微信二维码,拿手机一扫,就看到了这罐奶粉从澳大利亚到杭州“漂洋过海”的所有物流信息。据悉,在今年“双十一”期间,通过区块链技术,天猫平台来自全球百余个国家的近4亿件海淘商品,拥有了如此的“身份证”。

日前,记者驾车来到深圳宝安体育中心停车点,体验区块链电子发票的开具步骤:扫描现场的微信二维码,输入车牌并手机支付停车成本,停车系统的公众号自动推送“发票申请公告”的入口。记者点击进入,输入发票抬头和税号后,一键开具电子发票。整个支付、开发票的过程低于2分钟。

据悉,现在,区块链电子发票陆续在深圳的一些银行、超市、地铁、出租车、机场大巴应用,涉及企业超越7600家,开票数目突破1000万张,开票金额超70亿元。

腾讯公司简介,腾讯云区块链开放平台近两年陆续在多个场景达成应用,包括保险直赔、资金结算、电子票据、提供链金融、智慧医疗和公益慈善等范围。

依据中国区块链生态网盟发布的《2018-2019年中国区块链进步年度报告》,区块链技术在金融范围应用最为活跃,在外贸支付、资产管理、提供链金融等方面已经形成了一批可以承担实质业务的新品;在电子存证和公益慈善范围获得了阶段性成就;在医疗服务、政府管理、交通物流等范围开始探索,但商品还不够成熟。

有的范围“上链”效应明显,有些“伪应用”不容忽略

记者调查发现,在金融、财政范围,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有益于减少计算本钱,增强资产可信度。

以电子发票为例,负责宝安体育中心停车点管理运营的盛世基业公司董事长郭京莉说,宝安体育中心的多个停车点每一个月大约需要10万张发票,财务职员要人工清点、分发、记账,工作量巨大,还容易出错。目前,工作量大大降低,减少了人力本钱。“更要紧的是,区块链电子发票让大家的经营数据整理‘上链’,成为数字资产——当大家洽谈运营合作时,电子发票记录就是经营实力的证明。”

深圳税务局征管和科技进步处员工崔颜说,区块链电子发票达成了发票的开具、流转、报销和申报的全步骤上链,确保发票全周期在链上可查、可验和可追溯,解决了发票流转过程中一票多报、虚报虚抵、真假难验等难点。

除去财经范围,现在,国内电子存证范围区块链应用迅速进步,在海量关联行业应用成效明显。杭州网络法院常务副院长王江桥介绍:“譬如双方签署了交易合同,因为签署合同过程、合同实行状况等数据均上链储存,且有司法区块链上多节点见证,一方发起案件后,大家可以通过平台导入网络法院立案,违约事实可以了解认定。”

据杭州网络法院数据显示,因为司法区块链平台事实认定愈加明确、容易,使得常识产权纠纷类案件调解撤诉率超越90%。

记者调查发现,现在在区块链应用竞价过程中,也出现一些“伪应用”。譬如,一些“区块链养鸡”“区块链文物鉴别”等所谓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数据仅仅存储在自己企业的服务器上,没同步给上下游,随时可以被篡改,并没解决信赖问题。

数据互联互通困难程度大,大规模应用有待进一步技术突破

记者调查发现,因为区块链技术涉及多方实体数据互联互通,应用落地及竞价需协调多方机构,区块链平台建设和协调困难程度较大。

“现在杭州、北京、广州网络法院都推出了区块链应用,但存在平台难兼容、个案竞价难的问题。”一名法律系统从业者表示,现在,部分区块链平台以协会、行业为单位上链,应用的覆盖面相对有限,只等于“局域网”,还不是“网络”;不同企业提供的区块链技术指标不尽相同,跨链连接存在难题。

深圳税务部门也表示,当地区块链电子发票与异地其他电子发票尚未互认互通。

另外,要支撑大规模应用,区块链核心技术还有待进一步的提高和突破。浙江大学区块链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蔡亮说,以性能为例,区块链普通的应用场景每秒买卖数目已可达上万笔,但现有技术水平还难以支撑大规模、大范围的应用。“能否突破支持大规模各种互联网的组网、软硬件的协同技术等瓶颈非常重要。”

工信部电子工业标准化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室主任李鸣说,现在,区块链应用仍处于早期、小众和试运行阶段,尚未出现“杀手级”的大规模应用。但,各行业都在积极探索尝试。伴随5G技术的落地,市场数据量的提高与技术问题改进,将来有望出现更多的应用案例。(参与采写:吴帅帅)

出处:新华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