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杨东:区块链监管需要中国理论

时间:2021-07-19 06:23编辑:未知

十月24日,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进步近况和趋势进行集体学习,明确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改革和产业变革中所起到的要紧用途。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区块链技术应用已延伸到数字金融、物联网、智能制造、提供链管理、数字资产买卖等多个范围。这为国内区块链行业的进步,指明了新的进步方向。

这让区块链从链圈飞速“出了圈”。

有幸的是,我在这几年间也参与了一些区块链具体应用项目。

在数字金融方面,我曾概要了美国金融危机事件以来和中国近10年网络金融的进步,并在2021年写了《网络+金融=众筹金融》这本书。这是中国第一本写入区块链内容的书。

网络金融中核心的思想、看法,本质上有一个特征,就是众筹金融。众筹就是打破中介、打破垄断,打破资本主义近几百年所形成的金融垄断模式,真的达成去中心、去中介、P2P,塑造普惠的、每人可得的金融。

众筹作为新金融模式,和区块链技术有着特别高的融合度。众筹是基础,金融是核心,区块链是基础技术。众筹有改变传统金融模式的内核技术和权益表征。

在具体实践和应用方面,我在2014年底到2021年的时候建议,把贵阳的云数据和中国金融交易平台用区块链技术结合,最后贵阳成立了贵阳众筹金融交易平台。这是一个股权债权、资产、常识产权等权益的集中交易网站,是中国乃至全球第一家众筹金融交易平台,运用的正是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与金融的结合历来是大伙关注的重点。事实上,对于进步中国家而言,区块链技术对于经济社会进步、政府治理能力的提高,也是重中之重。

因为种种缘由,区块链行业在2021年到2021年处于一个低潮。但事实上,我发现,从2021年开始,尤其是这两年,全国推出的区块链在政务方面运用的案例很多。

2021年至2021年间,我担任娄底区块链政务课题研究组组长,帮助娄底政府进行了区块链政务,尤其是不动产登记、工商登记、税务登记等方面的有关研究,与娄底政府、金股链公司等有关组织一同配合,对全国首张区块链不动年电子凭证的发放做出了要紧贡献。

近一年来,我极少参与一些公开的有关区块链技术的商业活动,但和政府与法院、网络法院,包括公安部门一块在区块链技术的探索应用方面,做了一些很有意义的落地项目。我期望通过汇聚众人之力,尝试系统突破数据孤岛等制约公检法系统进步的一系列问题。

而目前,区块链技术在政务方面的应用、数据平台共享等方面的进步前景,已在本次政治局集体学习中被充分一定。

乘着这场“来自最高层关注”的东风,将来区块链技术的研究和应用将迎来快速进步。但在实践中,区块链本身比较复杂,难以理解,还需更多的宣传、教育和竞价。

从以往的情况来看,行业进步总是会随着着泥沙俱下。此前,这样的情况也致使公众对区块链技术产生一些误解,且形成了一定量上的行业泡沫和技术泡沫。

将来,区块链技术必然进一步得到国内有关部门和各类产业的看重,从而掀起一波区块链技术大规模产、学、研、用的高潮,而这正好是一个区块链行业正本清源的时间点。

我曾多次撰文写道,区块链技术背后是对生产关系的变革,其最大的价值意义在于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分配关系。这也是我初次在国内提出的一个看法。

区块链是对生产关系的变革,是一种在技术基础之上对政府治理方法、监管和法律规则的重构。区块链和网络、AI相比,不止是一个技术,其通过技术达成规则层面的重构、共识机制的形成、法律规范的改变。区块链的重要优势在于,它能改造和提高旧的生产关系,使之更好地适应云数据、AI等新一轮科技革命的进步。所以,它比单纯的网络云数据、AI更具备革命性和颠覆性。

因而,我觉得,区块链是通向数字经济、数字文明的“钥匙”“通行证”和“基础设施”。

从抽象层面的认识入手,假如说AI是生产力,云数据是生产资料,那样区块链就是生产关系。它一方面为云数据、AI提供技术支撑;另一方面又能在人与人的生产协作方面产生重大的变革和影响。

这种变革意味着,其可以改变过去由股东垄断收益的局面,让更多的消费者、一般的劳动者等有关提供数据的主体可以获得相应的利益分配。这种变革也充分体现了利益分配机制的公平性和平等性。故而,区块链的本质价值就是对生产关系的重构。

现在,国内在区块链范围拥有好基础,但其进一步进步也面临着很多挑战。

第一,区块链技术的进步对监管提出了更高的需要。技术本身具备中立性,在进步过程中不肯定能完全根据正确的方向进步,需要对其进行合理引导,不可以完全放纵不管。

点对点和股权众筹的监管经验为BTC的监管提供了教训和经验。最大的教训是需准时监管。尤其是当革新型行业的将来进步不太明朗时,大家又总是会依靠监管的动向来判断行业将来的走势。

因此,适合的监管机制将是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这种监管需要依据区块链的进步而不断调整,适应不同阶段的需要。

在区块链尚未成熟之前,监管应着力服务于区块链的健康进步和风险,与可能存在的风险加以防范和预见。我一直建议借用监管科技(Regtech,我将其翻译为“技术驱动型监管”),来进行主动的、动态的、分布式的、准时有效的监管。

我一向倡导,对区块链的监管需要打破传统,采取一些新型方法。其中最为要紧的就是“以链治链”,也就是打造起“法链”(RegChain),借用区块链技术来对区块链行业进行监管,打造金融监管从双峰到双维的框架。

若区块链技术被用于监管而非将监管者排除在外,那基于区块链的规制系统,无疑或有助于提升监管的有效性。以区块链技术为依托的监管科技(RegTech),构建内嵌型的、技术辅助型的解决政府与市场双重失灵,并考虑技术自己特质的有机监管路径。

第二,我在研究区块链问题时就发现,传统的一些理念包括西方的一些理念,与国内国情并不相符。而在实践中又需要重要性的理论加以引导。

因此,我依据自2014年以来参与贵阳的云数据买卖、区块链技术应用、“双创四众”等实践案例和模式探索的基础上,进行定义革新和理论突破,提出了“共票经济学”的数据理论。我期望借由这一理念,真的把数据变为要紧生产要点的一个核心的达成方法与达成工具。

我将共票翻译成英文Coken,而不是token。“共票”这一定义恰恰可以表达股票、粮票、钞票的三票合一。“共票”,一即“共”,凝聚共识,共筹共智,是可以真的共享的股票;二即“票”,支付、流通、分配、权益的票证,是股票、粮票、钞票三票合一。共票并非金融工具,而是一个利益分配的机制,是一个基于数据价值确权的一个机制。

共票意味着可以改变过去由股东垄断收益的局面,让更多的消费者、一般的劳动者等有关提供数据的主体可以获得相应的利益分配。此种变革亦充分体现了利益分配机制的公平性和平等性,同时更能体现大家规范的优越性。

除此之外,区块链的大规模应用涉及多个方面,密码学、法学、哲学、经济学、金融学等各类范围交织,其代表的是一系列社会问题与其隐藏的可能解决模式选择。

在当今的数字经济年代,数字经济角逐的冲突凸显了数字经济的内生矛盾。在这种境地下,更需要大家结合进步实践,从实质出发,打造符合国内国情的中国理论,并向世界发出中国声音。